堡垒,爱游戏 这个大铁皮机器人在《守望先锋》刚发售、大家对游戏还不是很熟悉的时候是一个很恶心的存在:容易上手,火力强大,能够自我修复,在防守端很难处理。爱游戏 不过,暴雪在科隆游戏展上如约推出了《守望先锋》最新的动画短片《最后的堡垒》里,在这里,你能看见一个不一样的堡垒。

在森林中沉睡了三十几年的堡垒被一只小黄鸟无意间啄醒。在沉睡前,堡垒已经被设定了好了一段程序:穿过森林,抵达并占领一处地方。靠着内置的自动寻路系统,堡垒重新踏上征途。一路上,他体验着自然中的一切:雨水,池塘和森林中的各种生灵。啄醒他的小黄鸟成为了他的伙伴,还在他的肩膀上筑了巢。

《守望先锋》最新的动画短片《最后的堡垒》

然而他毕竟还是为杀戮制造出来的机器人:在误把啄木鸟啄木的声音当做枪声后,他便切换为哨卫模式轻易摧毁了一片森林。在一片草原上,他找到了一部破碎堡垒的残骸,并读取了它的记忆:三十多年前,这里是“智能危机”的一片战场。原本被设计用来维护和平的堡垒,成为机械防抗人类的工具。在这片战场上,守望先锋的队员莱茵哈特的恩师,Bladerich 与他的盟友为了抵抗机器人军团的入侵全部牺牲,堡垒机器人则被尽数销毁或分解。对于这位幸存下来的堡垒来说,他面临的抉择是:是否还要继续三十多年前的进攻?

《守望先锋》最新动画,讲述了机器人的温情故事

根据《守望先锋》项目总监 Ben Dai 的描述,这部短片想要表达的是:堡垒机器人被设计成只是为了完成一件事——战斗,但他现在面临一个可以改变他命运的抉择。

暴雪的动画设计师们试图为堡垒这个大铁疙瘩赋予人性:这样的作品主题我们在一些非常经典的动画片中都有看到过。比如《风之谷》漫画中把女主角娜乌西卡认作妈妈的巨神兵,《天空之城》中为了保护希达而牺牲的机器人士兵——它身上的青苔和杂草应该为暴雪这部短片提供了借鉴。西方观众则更容易想起《钢铁巨人》,在这部片子里,一部巨大的机器人为了拯救小镇选择飞上天空,和一枚导弹同归于尽。

同样的人性关怀体现在短片最后的致敬:Yvain Gnabro。Yvain Gnabro 是一位暴雪的电影动画师,从去年 7 月开始在暴雪娱乐工作,也是《守望先锋》的动画师之一。两个月前,他因摩托车事故在上班归家途中去世。对此,暴雪在影片末尾加上了他的名字以示纪念。

另外,影片中的场景正是游戏即将上线的新地图 Eichenwalde ,位于德国地图加特地区。游戏地图内也散落着堡垒机器人的零件,或者说尸体。同时,阵亡的 Bladerich 的盔甲将成为游戏中莱因哈特的史诗级皮肤。

至于那位最后的堡垒怎么样了?在短片的最后,他掉头走向了森林,正如官方对游戏中堡垒的描述:“它的战斗程序几乎全部受损,取而代之的是对自然世界及其住民的强烈好奇。好奇的“堡垒”于是在这个被战火蹂躏过的世界上,开始了探索和寻找自我价值的旅途。”

在游戏网站上的介绍视频上,你依旧可以看到停在他手上的小黄鸟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